您的位置: 蕭山網(wǎng) >  新聞中心 >  蕭山新聞 >  社會(huì )民生 > 

人物·城記丨菜公孫國柱 共富初心映山紅

[ 社會(huì )民生 ]    
2024
06-28
08:49

有“菜公”之稱(chēng)的孫國柱在觀(guān)察蔬菜長(cháng)勢

“映山紅”名聲在外,孫國柱成了蕭山農業(yè)新模式和鄉村共富的義務(wù)講解員

戴村大山里漫山百年野映山紅,有“何須名苑看春風(fēng),一路山花不負儂。日日錦江呈錦樣,清溪倒照映山紅”的野趣和爛漫,近年卻大面積遭到不法分子的盜挖。

面對盜挖映山紅的現象,戴村部分村民和志愿者自發(fā)開(kāi)展了“保護映山紅”行動(dòng)。戴村鎮因勢利導,在“自治、法治、德治”的基礎上,融入“智治”,來(lái)了一場(chǎng)鄉村治理的“數字化實(shí)驗”,取名“映山紅計劃”。大石蓋村數字賦能的“初心菜園”就是戴村鎮“映山紅計劃”鄉村治理模式中的一個(gè)生動(dòng)實(shí)踐,讓大石蓋村環(huán)境面貌發(fā)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這翻天覆地變化的背后,有這樣一位黨員,是大石蓋村的“設計師”,緊盯鄉村治理,一筆一畫(huà)描繪共富美好圖景。他就是杭州映山紅農業(yè)科技開(kāi)發(fā)有限公司董事長(cháng)、省級共富工坊“映山紅”負責人、省鄉村振興領(lǐng)頭人、戴村鎮大石蓋村原黨委書(shū)記孫國柱。

身份可以變,初心不能變

說(shuō)起大石蓋村的“初心菜園”,最初的引子,來(lái)自戴村鎮領(lǐng)導金聰,在孫國柱手里落地、開(kāi)花和結果。

孫國柱讀書(shū)不多,從小扛著(zhù)鋤頭下地種田,期待大地的花開(kāi);后赴上海當了“滬漂”,從事裝修行業(yè),小鎮青年裝飾了別人的夢(mèng),開(kāi)啟了自己的“斜杠人生”。大城市的節奏很快,也十分能鍛煉人,在大城市開(kāi)闊了眼界、累積了經(jīng)驗之后,2012年,孫國柱回鄉進(jìn)入大石蓋村委,開(kāi)啟他的土地夢(mèng)想之路。

大石蓋村通過(guò)美麗鄉村建設,拆出了八九萬(wàn)平方米空間。這些新增加的空地,不是一塊整體,而是散落在村莊的角角落落,比較零散,不成方圓,另外加上全村農戶(hù)的自留地,共有600多畝。600多畝若全部采用景觀(guān)化的打造,成本在三百萬(wàn)元以上,而且每年還需要養護費幾十萬(wàn)元。怎么辦?大石蓋村的做法是:變空地為菜地,變綠植為農植,變景觀(guān)樹(shù)為瓜果樹(shù),這樣不光能省錢(qián),還能生錢(qián),更重要的是,蔬果豐盛,在陽(yáng)光下泛著(zhù)綠意,農村就有了農村的樣子,多了鄉味,多了土味。

如何調動(dòng)農戶(hù)的積極性,提高他們的收入,變被動(dòng)為主動(dòng),這是孫國柱思考的一個(gè)問(wèn)題。

孫國柱先從孫家自然村入手,一邊收歸集體的閑置土地,四周砌好石坎,整齊有序,看起來(lái)美觀(guān)大方,另一邊則搞個(gè)地塊做試驗。前四個(gè)月免費種,此后按照1550元每畝“承包”。至于種多少、種什么、怎么種,都有詳細計劃和規定,并提供種苗、化肥、薄膜等農資,最后予以統一收購包銷(xiāo),老百姓只管按標準種植即可。所有菜園實(shí)行有償認領(lǐng)制和末位淘汰制,讓農戶(hù)“競爭上崗”,誰(shuí)種得好,誰(shuí)就有優(yōu)先選擇權,還有優(yōu)先售出權;對于品質(zhì)管控,數字化追溯系統也有用武之地。每塊菜地都插著(zhù)一塊牌子,上標組長(cháng)和二維碼,手機一掃,人人可以監督蔬菜的質(zhì)量,人人可以打分評價(jià)。

從企業(yè)家到村黨委書(shū)記,孫國柱讓永興河流淌幸福;從村干部再回到企業(yè)家,孫國柱堅守大石蓋村引領(lǐng)共富路。因為喜愛(ài)戴村的百年映山紅,孫國柱給公司取了個(gè)“花名”,2019年11月8日成立“杭州映山紅農業(yè)科技開(kāi)發(fā)有限公司”,注冊資金500萬(wàn)元。旗下?lián)碛小坝成郊t服務(wù)中心”“映山紅未來(lái)鄉村研究中心”“映山紅速派配送公司”。作為戴村鎮鄉村治理的“數字化實(shí)驗”的親歷者,該公司的“映山紅計劃”通過(guò)“貢獻論英雄”這一核心理念,引入數字化治理手段,嫁接時(shí)下最為熱門(mén)的區塊鏈技術(shù),激活村民自治主體意識,重塑鄉村信用體系,構建鄉村治理鄉村共同體,有效帶動(dòng)村民增收。

2022年戴村鎮積極探索“黨建+”模式,成立“映山紅”鄉村共富黨建聯(lián)盟,充分發(fā)揮“杭州映山紅農業(yè)科技開(kāi)發(fā)有限公司”的優(yōu)勢,把映山紅模式延伸到周邊村莊,種植養殖面積不斷擴大,有600多畝的楊梅基地、稻鴨共養基地1000多畝、草莓基地50畝、蔬菜基地400多畝、筍基地2000多畝。通過(guò)資源共享、平臺共用、品牌共建的方式,有效整合各村特色農產(chǎn)品資源,依托企業(yè)實(shí)現成品質(zhì)量管理、線(xiàn)上線(xiàn)下同步銷(xiāo)售等目標,解決群眾的后顧之憂(yōu),實(shí)現企業(yè)壯大與農戶(hù)增收的雙贏(yíng)目標。

映山紅“映紅”好日子,老百姓的收入提高了不想搞事情,專(zhuān)心種菜也沒(méi)時(shí)間搞事情,“毛豆奶奶、茄子爸爸、西紅柿媽媽”,一大批本地的“網(wǎng)紅”橫空出世,其樂(lè )融融,這是一種全新的鄉村治理模式。這模式,可復制,可推廣。

從成立一個(gè)公司到共富聯(lián)盟,這體現了孫國柱的格局。這是一位共產(chǎn)黨員的時(shí)代格局。

二維碼守望每個(gè)菜園

孫國柱皮膚黝黑,腰圓膀粗,一副地地道道的農民模樣。他最喜歡的事,是去菜地逛逛,看詩(shī)情繞菜園的美妙,他的心有一種莫名的喜歡。

唐人愛(ài)春,孫國柱也愛(ài)春,他愛(ài)春天里的韭菜、蠶豆、芹菜、蒿菜;

宋人愛(ài)夏,孫國柱也愛(ài)夏,他愛(ài)夏天里的四季豆、葫蘆、毛豆、茄子;

孫國柱眼中的秋天,是布滿(mǎn)蔬果的世界,有清新的茭白,有絕色的小白菜,有細膩的芋艿,也有閑適的自己,樸實(shí)的田園。

“北方苦寒今未已,雪底波棱如鐵甲?!睂O國柱的冬天也是這么風(fēng)雅,看雪底的菠菜時(shí),會(huì )吟誦蘇軾的詩(shī)。

孫國柱的一年四季,就是這般動(dòng)人。

孫國柱打造“映山紅”品牌,將盆景變成風(fēng)景?!肮?農戶(hù)”這種經(jīng)營(yíng)模式,在農業(yè)領(lǐng)域并不陌生。因為企業(yè)有先進(jìn)的生產(chǎn)技術(shù)、管理經(jīng)驗和市場(chǎng)營(yíng)銷(xiāo)能力,鄉村有閑置的土地和勞動(dòng)力,而作為“公司+農戶(hù)”金字塔尖的孫國柱,要思考的是,在新科技頻出、新業(yè)態(tài)頻增的現在,如何利用新科技摸索出一套屬于“映山紅”的標準流程。

這流程,是有細節感的設計,又是獨一無(wú)二的。

孫國柱的團隊摸索出一套屬于“映山紅”的篩選農產(chǎn)品的流程:農戶(hù)種菜——村團長(cháng)收菜——專(zhuān)業(yè)人員檢測樣品——測評員試吃附加核驗——上市。這個(gè)標準流程,村團長(cháng)是關(guān)鍵的一環(huán),所以,孫國柱對村團長(cháng)人員的挑選是嚴之又嚴,必須是村里的“全能型選手”。這些村里的“百事通、土專(zhuān)家、田秀才”,熟悉節氣和土壤,熟悉農作物的生長(cháng)規律,熟悉各家農戶(hù)的農產(chǎn)品種類(lèi)、數量、品質(zhì)等情況,經(jīng)驗豐富,為人規矩老實(shí)。村團長(cháng)一職還是責任制的,如果他收上來(lái)的農產(chǎn)品出現質(zhì)檢不過(guò)關(guān)的情況,哪怕只有一兩單貨,“映山紅”也會(huì )因此拒收他負責的整個(gè)村的農產(chǎn)品。給了壓力的同時(shí),也就從源頭上保證了菜品的質(zhì)量。

大石蓋村是映山紅的首個(gè)“試驗場(chǎng)”。每塊蔬菜田都會(huì )被相應的農戶(hù)認領(lǐng),插上自己名字的銘牌,并且在銘牌上相應配上二維碼,運用“碼農+菜農”的模式,在大石蓋村家家戶(hù)戶(hù)菜園地里,用手機“掃一掃”二維碼,地里種了哪些蔬菜,蔬菜長(cháng)勢,病蟲(chóng)害情況、種植、用肥等信息一覽無(wú)余,一清二楚。

最根本的是要讓農戶(hù)很愿意種菜。有些農戶(hù)怕種了之后賣(mài)不出去,企業(yè)就會(huì )來(lái)兜底。農戶(hù)種了之后,企業(yè)以市場(chǎng)價(jià)回收菜,再想辦法賣(mài)掉。當然,有時(shí)賣(mài)價(jià)比進(jìn)價(jià)還要低,虧本也要收農戶(hù)的菜,保證公司的信譽(yù)。孫國柱探索的這種公司兜底銷(xiāo)售運作,可以有效消除農戶(hù)在銷(xiāo)售問(wèn)題上的后顧之憂(yōu),全身心無(wú)負擔地投入到種菜中去。他清楚地記得,在2020年疫情最嚴重的時(shí)候,150多畝價(jià)值40多萬(wàn)元的蔬菜滯銷(xiāo),為了兜底,孫國柱虧本銷(xiāo)售,幸虧《都市快報》記者幫助,才使損失降到最低,農戶(hù)種菜的積極性不至于崩塌。

如何打開(kāi)消費市場(chǎng)?如何解決物流成本高的問(wèn)題?“映山紅”剛開(kāi)始成立那會(huì ),孫國柱跨過(guò)錢(qián)塘江,親自去杭城一個(gè)小區一個(gè)小區去叫賣(mài),那種難度和艱辛可想而知。為了打通鄉村“村團長(cháng)”與城市“社區團長(cháng)”之間的關(guān)節,為此,映山紅在韻味蕭山、都市快報等App上進(jìn)行推廣宣傳,同時(shí)還設置兩個(gè)地推團隊,深入城市社區,直銷(xiāo)進(jìn)社區,開(kāi)出平價(jià)蔬菜集市,讓社區代購蔬菜瓜果,方便居民足不出戶(hù)就能買(mǎi)到新鮮的有機蔬菜。

現在,孫國柱在蕭山城區設立了三個(gè)門(mén)店。與一般的直銷(xiāo)門(mén)店不同的是,他的門(mén)店,只是農產(chǎn)品的搬運工;他的夢(mèng)想,是為農村好產(chǎn)品發(fā)聲;他的目標,門(mén)店是農產(chǎn)品的體驗館。孫國駐的腦海里,有許多你想不到的點(diǎn)子,“讓市場(chǎng)更加了解農村”,這才是他心心念念的美好。

映山紅成了致富密碼

《論語(yǔ)·鄉黨第十》有“不時(shí)不食”的說(shuō)法,就是說(shuō)要遵循自然之道,不符合節氣的菜,不吃。時(shí)令菜得天地物候之氣,它的氣質(zhì)與氣候環(huán)境的變化是密切相關(guān)的,不是應季的食物就沒(méi)有那個(gè)季節的特性,那么它的營(yíng)養價(jià)值就會(huì )因此改變。但現代人吃東西不再受制于季節,這樣豐富的供應卻把我們的身體與自然之間的微妙聯(lián)系給搞亂了,可以預見(jiàn),長(cháng)此以往,“打亂了四季”的科技與狠活的后遺癥終將顯現。

2020年,在孫國柱的牽頭下,“映季”電商小程序上線(xiàn),戴村農產(chǎn)品有了全新的銷(xiāo)售平臺。從一家公司到鎮內的共富聯(lián)盟,從鎮內的共富聯(lián)盟到與周邊鎮街的合作,從周邊鎮街的合作到浙江省內山區26縣20余個(gè)基地簽署“映山紅”鄉村共富黨建戰略合作協(xié)議,這一條路,孫國柱只走了一年。這是不斷發(fā)展、追求夢(mèng)想的一年。這一年,推出農特產(chǎn)品“種、管、銷(xiāo)”一體化、全鏈條服務(wù),帶動(dòng)農戶(hù)共富。從農田到餐桌,打通了供應端和消費端,打造了智慧食品安全,一款全過(guò)程可追溯的交易平臺。

什么叫“映季”?“映季”諧音“應季”,就是什么季節該長(cháng)什么蔬菜就是什么蔬菜,全憑自然生長(cháng),人不干預蔬菜的生長(cháng)規律,真所謂“強扭的瓜不甜”。在大石蓋村,蔬菜都是應季的,沒(méi)有大棚,避免了高科技農業(yè)帶來(lái)的傷害。不打農藥,不施化肥,施的是農家肥,人工除草,用清潔的河流水、池塘水澆灌,自然生長(cháng),這種有著(zhù)明顯傳統農耕印痕的“古法種植”,只為留住產(chǎn)品的原始味道,保證了產(chǎn)品的新鮮、健康和綠色,真是又便宜又有營(yíng)養,成為市民朋友菜籃子的“新寵”。孫國柱說(shuō):“美好生活更簡(jiǎn)單?!笔堑?,簡(jiǎn)單又美味,讓你的生活變得更加美好。

除了蔬菜,“映山紅”還有三大美味:跑步雞、蟲(chóng)草鴨、飛天鵝。

“映山紅”的跑步雞必須跑滿(mǎn)100萬(wàn)步才能上市,這并不是什么噱頭,而是建立信用體系的重要一環(huán)。養的每只雞,全程都會(huì )套腳環(huán),這是計步器,數據實(shí)時(shí)同步、不可篡改,可通過(guò)手機,實(shí)時(shí)監測跑步雞的數字化養殖基本信息與累計步數。跑地雞價(jià)格是農貿市場(chǎng)常規雞價(jià)格的三倍左右,農戶(hù)養雞也有了動(dòng)力。

蕭山的老百姓生活水平高,對食材的營(yíng)養要求自然也高,所以蕭山土雞的消費量也是很高的。在蕭山,各鎮都有土雞養殖,也各有絕招。如河上鎮的竹林雞、進(jìn)化鎮的飛雞、樓塔鎮的仙巖山雞,義橋鎮的會(huì )游泳的雞還上過(guò)央視。孫國柱獨辟蹊徑,推出跑步雞。半年、半飽、半山腰,指的是跑步雞的養殖時(shí)間、方式和環(huán)境,飲的是泉水,吃的是野食。蕭山俗語(yǔ)“養雞養麻雕(即麻雀)”,碗口大的雞,肉結實(shí)才好吃。孫國柱認為這是自己辦企業(yè)的初衷,因為只有因地制宜搞出新花樣,路子對了,才能有銷(xiāo)路,才能帶動(dòng)農戶(hù)增收共富。

蟲(chóng)草鴨,不是吃名貴藥材蟲(chóng)草,而是吃大自然的小蟲(chóng)、青草而長(cháng)大的鴨子,這種鴨子就是我們小時(shí)候吃過(guò)的鴨子;飛天鵝也不是天鵝,而是會(huì )飛的家養的鵝,“映山紅”的家養鵝像野生鵝一樣會(huì )飛,說(shuō)明精壯有力,類(lèi)似野鵝。

“映山紅”的跑步雞、蟲(chóng)草鴨、飛天鵝,由于是在田園跑動(dòng)的,吃的是純天然的食物,用它們烹制的瓦罐湯味道鮮美、口感細嫩、湯質(zhì)宜人、營(yíng)養豐富,成了遠近聞名的優(yōu)質(zhì)食材,“因為看見(jiàn),所以放心”,健康生活由此開(kāi)始。

把農田種進(jìn)心田,在心田上種莊稼,做好自己的事情,做好眼前的事情,盡到眼前能盡的責任;把富裕的種子種進(jìn)農戶(hù)的心田,把文明種進(jìn)農戶(hù)的心田,用心、用情,守好心中的那方“責任田”。這是一位農民企業(yè)家的鄉村振興逐夢(mèng)之路。

戴村的一朵映山紅,在孫國柱的手里,蝶變成為共富的密碼,讓老百姓過(guò)上越來(lái)越紅火的好日子?!熬G樹(shù)村邊合,青山郭外斜。開(kāi)軒面場(chǎng)圃,把酒話(huà)桑麻”,這樣生機勃勃的現代版的“富春山居圖”場(chǎng)景,就是孫國柱回鄉的初心和目標。


來(lái)源:蕭山日報  

作者:文/黃建明 徐以道  

編輯:顧晨艷
相關(guān)新聞
推薦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