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蕭山網(wǎng) >  新聞中心 >  綜合新聞 >  浙江 > 

閱讀這件事為什么要倡導“全民”?

[ 浙江 ]    
2023
04-22
13:44

閱讀是什么?1000個(gè)人有1000種答案??僧斔c“全民”結合在一起,便成為分外有分量的事兒。

必須承認,閱讀的“全民”是一個(gè)虛意,指向的是更多人主動(dòng)閱讀,并從中獲取進(jìn)步力量。通過(guò)“全民閱讀”活動(dòng),來(lái)表達對閱讀行為的贊許、對知識傳承的尊重、對文化促進(jìn)創(chuàng )新的期待。

4月23日至25日,第二屆全民閱讀大會(huì )將在浙江舉辦。今天來(lái)聊聊,閱讀為什么那么重要?而閱讀這件事為什么要倡導“全民”?

微信圖片_20230421174048.png

杭州圖書(shū)館坐滿(mǎn)了前來(lái)閱讀自修的市民


閱讀的樂(lè )趣一直縈繞在中國人的古今生活中,因為中華民族是善學(xué)的民族,自古有崇尚讀書(shū)的傳統。

“讀書(shū)破萬(wàn)卷,下筆如有神”“立身以立學(xué)為先,立學(xué)以讀書(shū)為本”“書(shū)中自有黃金屋”......關(guān)于讀書(shū)的名言俗語(yǔ),代代流傳,深入人心。這都說(shuō)明:閱讀,是我們民族從古至今無(wú)可辯駁的共識,在我們的價(jià)值體系里向來(lái)位居高位。

不過(guò),近幾十年里,隨著(zhù)經(jīng)濟快速發(fā)展,我們和世界上很多國家一樣,遭遇了一些“閱讀危機”,人們的閱讀習慣遭到各種其他消費文化的擠兌。

1972年,聯(lián)合國教科文組織向全世界發(fā)出“走向閱讀社會(huì )”的召喚。1995年,聯(lián)合國教科文組織將4月23日設為“世界讀書(shū)日”,呼吁全球各地的人們都能享受閱讀的樂(lè )趣。

這就使得閱讀這件事,從個(gè)體上升到了集體的概念。

2006年,我國11個(gè)部門(mén)發(fā)出《關(guān)于開(kāi)展全民閱讀活動(dòng)的倡議書(shū)》。此后,“全民閱讀”四個(gè)字頻頻出現在國家級文件當中。從2014年起,“全民閱讀”連續10年被寫(xiě)入政府工作報告,完成了從活動(dòng)倡議到國家戰略的轉變。

而今,國家層面,我國已先后頒布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共圖書(shū)館法》等法律;在地方,也有超過(guò)14個(gè)省市制定全民閱讀地方性法規和規章,以保障經(jīng)費投入、設施布局、活動(dòng)安排等軟硬條件,像浙江等地甚至將全民閱讀水平納入政府績(jì)效考核體系。

可見(jiàn),在“全民閱讀”這件事上,國家上上下下都極度上心。

微信圖片_20230421174141.png

讀者在麗水市景寧畬族自治縣圖書(shū)館借閱書(shū)籍 圖源:新華社


一個(gè)人的閱讀與全民閱讀,其中最大的差異,是從個(gè)體生活方式的追求,升華為精神力量的集聚。全民閱讀是由一個(gè)人、一群人的閱讀組成,但它更可貴的是“全民”帶來(lái)的價(jià)值導向。

閱讀,不僅僅是個(gè)體性的消遣娛樂(lè )。有人曾說(shuō):“一個(gè)國家的繁榮,不取決于它的國庫之殷實(shí),不取決于它的城堡之堅固,不取決于它的公共設施之華麗,而在于它的公民的文明素養,即在于人們所受的教育,人們的遠見(jiàn)卓識與品格的高下?!?/p>

中國是人口大國。要如何把這巨大的人口資源轉化為人力資源?靠的就是教育的普及和公民文明素質(zhì)的提高。而讀書(shū),就是最直接、成本最低的途徑。

一本好書(shū)承載并傳遞的不僅是知識,還有一個(gè)民族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和文化自信。正所謂“文以載道”?!峨x騷》中“長(cháng)太息以掩涕兮,哀民生之多艱”的家國情懷、《易經(jīng)》中“自強不息,厚德載物”的寶貴人格、馬列主義書(shū)籍中對真理的價(jià)值追求……都蘊藏著(zhù)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密碼,具有恒久璀璨的魅力。

與此同時(shí),時(shí)代變化更彰顯閱讀之力、全民閱讀之力。

首先,正如有人說(shuō):“今天我們已進(jìn)入知識大爆炸的時(shí)代,知識的'保質(zhì)期'越來(lái)越短、思想的'折舊'速度越來(lái)越快?!碧热舨槐3珠喿x與學(xué)習,一個(gè)人將難以適應社會(huì )發(fā)展需求,一個(gè)民族也將失去持續創(chuàng )新、持續前進(jìn)的能力。從這個(gè)意義上說(shuō),“讀書(shū)改變命運”,改變的不僅是個(gè)人命運,也是國運。

其次,由于快節奏的生活和工作,當代人的精神壓力普遍較大,迷茫、浮躁的情緒容易彌漫。這時(shí),閱讀便成了一扇開(kāi)闊心緒的天窗、一塊精神信仰的壓艙石。這也就很好理解,為何《平凡的世界》總能登頂大學(xué)借書(shū)榜;為什么眼下,史鐵生和他的《我與地壇》忽然又火了起來(lái)。文字中透著(zhù)的堅韌、豁達和頑強,深深打動(dòng)著(zhù)一代代讀者,也激勵著(zhù)我們前行。

最后,我們正身處一個(gè)科技進(jìn)步、環(huán)境開(kāi)放,價(jià)值觀(guān)多元、文化多樣的時(shí)代。眼前的世界,既紛繁絢爛,也充滿(mǎn)沖突、泥沙俱下。從這個(gè)意義上說(shuō),我們比過(guò)去更需要通過(guò)閱讀,去堅定文化自信,明辨是非、通達事理。

讓讀書(shū)成為自覺(jué),讓越來(lái)越多的人養成讀書(shū)的習慣,讓讀書(shū)成為社會(huì )的主流風(fēng)氣,變得時(shí)不我待,也時(shí)不我與。

微信圖片_20230421174230.png

寧波市海曙區一家書(shū)店內,市民在閱讀書(shū)籍


全民閱讀,難也難在“全民”二字。有一個(gè)基本事實(shí)是:根據全國國民閱讀調查,我國成年國民人均紙質(zhì)書(shū)閱讀量連續多年僅穩定在4至5本之間,遠遠低于日本、韓國、法國等國家,與世界第二大經(jīng)濟體的地位并不相符。

如何讓全社會(huì )達成一致認可?公共文化體系建設的不斷完善,是確?!叭耖喿x”工作實(shí)現“一個(gè)都不能少”的基礎。筆者認為,具體來(lái)說(shuō),攻堅克難有“三招”。

第一招,從青少年和家庭上尋找突破口。

一項研究表明,一個(gè)人最遲在15歲前,如果養不成閱讀的習慣和對書(shū)的感情,那么他今后的一生中,將很難再從閱讀中找到樂(lè )趣,閱讀的大門(mén)可能會(huì )永遠對他關(guān)閉。

當然,只追求“有用才讀”的功利性閱讀,并不利于孩子尋覓真正的“人生之書(shū)”,也讓閱讀成了不那么快樂(lè )的事情。

“雙減”政策的落地,正是為釋放孩子們課外閱讀的時(shí)間和空間創(chuàng )造了條件。讀了課本“節選”之外的《西游記》,孩子們寶貴的想象力和童真有可能被呵護;讀了優(yōu)秀人物傳記,孩子們心中會(huì )種下一粒英雄的種子……一代代人的精神傳承,在閱讀中持續。

閱讀習慣的養成,與家庭環(huán)境大有關(guān)系。父母少玩手機,多一些親子閱讀的高質(zhì)量陪伴,完全有可能在家庭這個(gè)“第一課堂”中實(shí)現“閱讀從娃娃抓起”。

第二招,在閱讀條件相對落后的鄉村,創(chuàng )造閱讀的便利。

在討論鄉村美育時(shí),藝術(shù)家邱志杰表達過(guò)“科普即美育”的看法。他認為,讓鄉親們見(jiàn)目之所未見(jiàn),才會(huì )有更遠的理想,和更廣闊的精神世界。

在離土地最近的廣闊農村、在書(shū)籍相對較少的地方,能感受到閱讀之光,無(wú)疑具有燈塔的意義。它能提醒拾柴的少年,《人生》里的奮斗可以復制;它能讓人憧憬簡(jiǎn)陋的教室之外,書(shū)里的世界并不遙遠……知識之力,足夠醇厚、明亮。

近些年,國家全面推動(dòng)農家書(shū)屋建設,新華書(shū)店、圖書(shū)館也加入其中;還有一些鄉鎮釋放優(yōu)惠政策,吸引優(yōu)質(zhì)書(shū)店落戶(hù)。有誰(shuí)能拒絕一個(gè)舒適便捷、好書(shū)環(huán)繞的地方?有誰(shuí)能否認亮著(zhù)暖光的書(shū)屋,自帶美好生活的小確幸?

微信圖片_20230421174250.png

湖州市德清縣鐘管鎮“干山小鎮農家書(shū)屋”

第三招,讓數字化閱讀發(fā)揮“威力”,讓新型閱讀流行起來(lái)。

現今,我國數字閱讀用戶(hù)規模突破5億,“讀屏族”大大超過(guò)“讀書(shū)族”。碎片化閱讀不可避免,而其中的關(guān)鍵是,即使碎片也要優(yōu)質(zhì)。

當下,我們看到不少出版社在數字出版物上下功夫;各種獎項、榜單青睞的閱讀推廣人也不乏優(yōu)秀UP主……這些令人欣喜的變化,說(shuō)明網(wǎng)絡(luò )對于全民閱讀的正向影響。

與此同時(shí),技術(shù)的迭代,也帶動(dòng)了在線(xiàn)讀書(shū)、聽(tīng)書(shū)等新式閱讀方式的盛行。它們釋放了更多閱讀的公平、便捷。例如,有聲書(shū)“解放”了老人雙眼,也為視障人群在有限的盲文書(shū)之外,提供了更多的選擇。

我們看到,無(wú)論哪個(gè)民族、無(wú)論在什么時(shí)代,從來(lái)沒(méi)有人對閱讀的意義產(chǎn)生過(guò)懷疑。這份認同,正是每一次閱讀倡導的基石。而如果說(shuō)閱讀決定了一個(gè)人的修養和境界,全民閱讀則關(guān)系著(zhù)一個(gè)民族的文明素質(zhì)和創(chuàng )新動(dòng)力,影響一個(gè)國家一個(gè)時(shí)代的發(fā)展圖景。

這就是閱讀冠之以“全民”的意義。


來(lái)源:  

作者:  

編輯:值班小編
相關(guān)新聞
推薦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