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蕭山網(wǎng) > 樓塔網(wǎng) > 綜合新聞 > 正文

中國副刊推薦樓塔作家美文:《山里的五月,風(fēng)很輕》

更新時(shí)間:2024-06-25 14:23:50    內容來(lái)源:蕭山樓塔   

中國報紙副刊研究會(huì )是國家新聞出版署批準的國家一級學(xué)會(huì ),近日,在中國副刊公眾號刊登了樓塔作家樓建文的美文《山里的五月,風(fēng)很輕》。讓我們一起去欣賞一下吧~


山里的五月,風(fēng)很輕

作者:樓建文

山里的五月,依舊在春天里晃悠,風(fēng)很輕,涼意颼颼。在我的記憶中,往年到了五月中旬,城里的女孩早已穿上了裙子,滿(mǎn)大街風(fēng)采,滿(mǎn)大街飄逸。今年則有所不同,早上電臺里還在說(shuō):這樣的天氣是近二十年來(lái)所少有的。真不知這夏季是否會(huì )一反既往,來(lái)一個(gè)清涼一夏。

在老家已住了好些日子。山里偶爾會(huì )下雨,似春雨一般,細細復疏疏,纖纖又霏霏。裊裊南風(fēng)拂過(guò),山間薄霧散盡,那日頭的清輝又會(huì )灑滿(mǎn)仙巖山,嵯峨,蔥綠,秀麗,壯觀(guān)。

環(huán)繞在仙巖山周?chē)腥迩f,巖下、巖門(mén)、巖上。我的老家在仙巖山的下方,五百年前老祖宗就給它取好了名字—巖下村;緊貼在仙巖山山體旁的小村是巖門(mén),傳說(shuō)中仙巖山有一扇門(mén),山上的神仙都從此門(mén)出入;而仙巖山西南面的那個(gè)山村,自然而然地叫巖上村。三座村莊相距很近,從巖下去到巖上也就步行二十分鐘的距離。

那是一個(gè)雨后的早晨,我循著(zhù)那條鄉間的小路去往巖上,溪水在身旁不停地搖擺著(zhù),擁擠著(zhù),喧囂著(zhù),發(fā)出嘩嘩聲響。州溪兩岸,山色青青,綠影婆娑,繁雜的翠色,紛紛涌入眼中。光陰在綠葉間輕輕地掠過(guò),留下了自然、清新、與世無(wú)爭的恬靜,這不正是城里人所向往的土里土氣與無(wú)邊的綠意。

繞過(guò)仙巖山,就到了巖上村?!拔∥」质⑾獮I,曾隱征君下釣綸。東有祠堂西有寺,清風(fēng)巖下百花春?!泵看蝸?lái)到這里,都會(huì )讓人想起初唐詩(shī)人王勃寫(xiě)下的詩(shī)句。巖上村,歷史悠久,四百多年前,早有張姓人家遷徙至此,他們在州溪之濱,在怪石之旁,在許詢(xún)下釣綸的地方,安家落戶(hù),繁衍生息。后在明朝萬(wàn)歷年間和天啟年間又有俞、樓兩姓族人遷入,村落逐漸形成了氣候,這就是巖上村的來(lái)歷。

村口有一小公園,小路上走來(lái)三位老年婦女,她們頭戴斗笠,腳穿雨靴,身上圍著(zhù)圍裙,一手挾著(zhù)小板凳,一手拿著(zhù)鐮刀。我好奇地問(wèn):你們這身裝備準備去干啥?老人們笑著(zhù)回答:去公園拔草。真不知是從何時(shí)開(kāi)始,在這山野鄉間,也有了曾經(jīng)是城里人獨享的專(zhuān)利——公園。卵石鋪成的小道,木結構長(cháng)廊,一排排路燈,登山游步道,六角涼亭,疊石護欄小景,蘆葦香蒲睡蓮,櫸樹(shù)香樟翠竹,花卉綠植盆景……

巖上村是一個(gè)有故事的地方。村中有一深潭,老百姓稱(chēng)作“龍尾巴潭”,也有人叫它“仙人潭”。說(shuō)起龍尾巴潭,自然有它的出典。村里的老干部張雪法繪聲繪色地說(shuō):小時(shí)候聽(tīng)老人們說(shuō),很久很久以前,龍尾巴潭深不見(jiàn)底,它一直通往東海。當年有一條小青龍,從海中游玩至此,將龍頭探出水面,見(jiàn)此地青山碧水,甚是歡喜,便一躍出潭,形成了一條山脈,橫臥于蕭山與富陽(yáng)的大山深處,它將龍頭高高地翹在富陽(yáng)的龍門(mén),而將龍尾靜靜地沉入深潭之中。

接下來(lái)的幾則故事,仍舊與龍尾巴潭相關(guān)。

話(huà)說(shuō)在公元317年,西晉滅亡后,東晉名士許詢(xún),跟隨父親來(lái)到江南。好游山水,終身不仕的許詢(xún),曾隱居于百藥山麓,閑暇時(shí)光,時(shí)常走下山崗,來(lái)到龍尾巴潭,穩穩當當地坐在潭中那塊突兀的巖石之上,手拿釣竿,心無(wú)旁騖,放空自我。故此,村里人將聳立于水中數丈高的大巖石,稱(chēng)為仙人石或玄度(許詢(xún)字玄度)石。

唐末農民起義領(lǐng)袖黃巢,領(lǐng)兵打仗經(jīng)過(guò)仙巖山,見(jiàn)一老嫗正在山腳下的草棚里搓湯圓,便下馬與其聊天,老人的一番理論,點(diǎn)醒了殺了如麻的黃巢,于是黃巢將手中寶劍插入龍尾巴潭,并留下一句話(huà):要得此劍,必須家中有十兄弟。村里有戶(hù)人家,生有一女九子,也想得到此劍,自認為女婿可以算作半子,湊起來(lái)是九個(gè)半兄弟,應該可以瞞天過(guò)海了。有一天,這九兄弟與姐夫一起來(lái)到潭邊,他們齊心合力地拔劍,眼看就快成功了,老三突然喊了一聲“姐夫,用力”,此話(huà)一出口,那寶劍便機警地縮了回去。之后,他們幾次三番地努力,終因先天不足,功虧一簣。

巖上人熱情、真摯、為人溫厚,而且會(huì )講故事。毛竹小橋、溪流改道、石崖上的搖頭菩薩、半山腰上的老虎洞、山腳下的七仙廟、消失了的土地廟和廟里住著(zhù)的那個(gè)郎中——清朝皇族后裔愛(ài)新覺(jué)羅·那普康……

山里的五月,風(fēng)很輕,故事很動(dòng)聽(tīng)。


作者:  編輯:蔡少鳴